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勋章中心 道具中心 发帖际遇
  • 7046阅读
  • 6回复

[足迹2016]深山老林踏雪记

楼层直达
发帖
61
— 本帖被 丑哥 设置为精华(2015-04-12) 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深山老林踏雪记

        正月十三、十四下了两天雪,降雪厚度二十公分,加上去冬以来下过的两场大雪,山川大地积雪厚度增加到四五十公分。这个厚度深度,加上大雪的新鲜度和气温零下10摄氏度左右这个不寒冷又不开化的严寒度,我觉得是登山踏雪赏景的最佳天时。再挺几日,阳气继续上升,特别是出了正月,山上的大雪就融化了。那时再上山,雪就会变薄,结冰,变硬,变滑,中午就变软,稀溜溜的了。那时踏雪会很难走,要湿鞋子,重要的是,山中的雪景就逊色多了。
        雨林海棠昨晚夜徒时说,他白天带队去豁牙山踏雪,大雪特别厚,走得非常过瘾。可惜我错过了一次机会,但是完全可以弥补回来。我立即打电话给李君,相约今日进山踏雪,他非常乐意,提出也别空手回来,带上袋子,背回半袋子树灵芝,也是一种收获。他坚信喝树灵芝茶,能延年益寿,童颜不老,春心常在,生命之树常青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8点半钟开车出发,沿西北林区公路,在大雪过后刚刚清理出来的又窄又滑的冰雪长廊内,驰行半个多小时,来到大山深处。路窄,为了防止刮车,我们把车子外侧开进清雪机推出的路边雪堆之中,便急切切地跃下公路西侧,钻进茫茫林海。
        李君对这一带地形地貌熟悉,我们确定目标是6公里之外的一处山林,那里有一片百年大树。我们要欣赏大山、大树、大雪,如果碰到狍子、兔子踪迹,就寻踪见物,陪它们玩玩,或者来一场雪地没有终点线的越野竞赛。
        进山之后,满目新奇,雪、树、林,天空,无不可爱。雪确实比去冬以来历次上山经历的大雪都深,一步一步,踏进去,有呼哧呼哧的深沉声音,够刺激。我就是喜欢厚厚的大雪,民居上有形有状厚厚的大雪,森林中大树身披的厚厚、沉甸甸的大雪,山中林间一踏过膝、触手可及的大雪,以为这样的冬天才是像样子的,才是有境界的。这样童话般的大雪,才美丽,才有趣,才过瘾,才浪漫。
        李君进山之后,先是喊了两嗓子,像是和大山打招呼,接着就高声唱起歌来。他是在放飞心情,他进了山就兴奋无比,像是从笼子里放飞的小鸟。我也是进了山,见了雪,心里就乐开了花,大森林就是我的第二故乡,大森林里有我美好的回忆。静听,山中还有歌声,是小鸟的歌声,远若隔世,又近似身边不远,如笛似琴,圆润婉转,欢快悠闲。这歌声还不是来自一处,细辨是来自三处。难道春天提前来临了不成?我想,不但人类爱山喜雪,飞禽走兽亦然,鸟儿们雪后也会兴奋三天、歌舞三天呢。
        山中的雪太好了,因为雪太厚了,每一步迈入雪中都是过膝。雪很白,很洁,很新,很鲜,很柔,像丰腴女人冰清玉洁的肌肤,有着天然之美。我们必须一步一步地走,而且每踏一步都要停顿一下,因为每一步都是实实在在的一步,腿在雪中不动,就像在模具板中一样,不动是轻松的,迈步就是沉重的,如绑着沉重的沙袋一般。想像我以往每次上山那样,连跑带颠儿,高兴了纵情跑跳撒欢儿,那是做不到了。这叫封山的大雪,四条腿的动物走跳都难,何况人了,所以来时一路上我们没有碰到大车小辆进山。而我们是明知山雪厚,偏向雪山行,是与大雪叫板。仅走了一百多步,我们便停下来,气喘吁吁。不停地大喘气,心和肺已经膨胀发慌,几乎达到了上线。身体虽累,心情却极舒畅,心里就有诗句蹦出:“深山新雪后,静林无纤尘;万木冰霜染,千枝挺精神。”
        一棵一棵的树木,从我们身边晃过。有大的枫桦,这是山中唯一穿着千层皮外衣的树种,每棵树都是从根部到树顶布满深灰色的千层皮。那千层皮又是爆裂的,横向一寸多宽一趟,纵向到顶。就因为有了这千层皮,枫桦看去既伟岸又深沉厚重,有君子风范。每每看到枫桦那千层皮,我就忍不住伸手去摸,去抚,去找感觉,像个好奇的儿童。
        有槐树,都是不很粗壮,木质坚硬,树皮极薄、黑色,从不爆裂,一黑到顶。槐树不卑不亢,也从不张扬,只是在自己的领地默默地生存,坚定地生长。
        有黄菠萝树,大的具有观赏性,树皮浅灰色,下部皮厚,有纵向深度裂纹,呈沟状,外棱有角,呈一线黑色,皮层密度小,皮质不坚,有很大的弹性,手掐有棉质的感觉,像是掐着泡沫板和胶皮的感觉。摸着树皮,似很干、很轻,手感很好,一点儿不凉。黄菠萝树是名贵稀有树种,木材加工成成品颜色亮堂、椭圆形花纹大气精美。旧时代农村打家具首选黄菠萝做柜面,其次选楸子木,但楸子木色泽发暗、木质坚硬易裂。黄菠萝树皮内瓤鲜黄,是一种中药材。黄菠萝树看去高贵而不高傲,它性格内敛,表现出平易、朴素、低调、深藏不露的风格。
        最常见的,就是林中的大家族柞树了,年长者皆炭黑色,为了防寒,都是皮层厚厚,文理粗糙,裂痕深深。柞树是山中最普通的树,长得很随意,想怎么生长就怎么生长,树干一般不太挺拔,多枝桠,主干和枝桠和谐生长。柞树没有任何值得张扬的资本,它最容易让人接近,也不反对你亲近,你甚至可以攀枝爬到树顶,骑上他的脖颈。
        山中所有的树木都在深雪之中挺立着,睡眠着,做着春之梦。我们走了几百米,遇见一棵老柞树,长得很老,长得很黑,长得很丑。树龄约五六十年,树身直径四五十公分,树干四米以下,结有四五个肿瘤,大的肿瘤鼓鼓囊囊,小的肿瘤扁扁哈哈,那疤痕极难看,不敢细看,像黑色的牛粪盘贴上去的一样。在这棵树的周围百米,没有它这么粗的同龄树木,可见是它的丑救了自己,它用丑在自救,不是丑陋、不材、肿瘤,怕它早就殒命了。因为丑,它显得更加苍老,也显得更加孤独与可怜。它虽然在山中有资历,是棵霸王树,但感觉它活得不轻松,不潇洒,不浪漫。看了它,让我心情忧郁。特别是那几个可怕的肿瘤,它们将一天天长大,一天天发展,肿瘤长成了,也便榨干了这棵大树的养分,吞噬掉大树的生命,这是唯一的发展结局,也就是同归于尽。而现在,我们不得不佩服大柞树的坚强,它的顽强,它生命力的旺盛。森林中有很多枯死的生命,有一些是站立式的,虽然死掉,决不肯倒下,让人联想到,只要是有生命的地方,就存在生与死的抗争,你不强大就随时可能倒下。即便是大自然,同样如此残酷。
        山上除了树就是雪,雪大就可爱,雪厚就可亲,雪纯就想舔一舔,雪白就让人心花怒放。踏雪虽然很累,但赏雪让人赏心悦目,轻松愉悦。所以我们是既累着又轻松着,快乐着。由于雪太厚,人从雪地走过,不是留下一串脚印,而是破开雪后,趟出一条深深的雪槽。跟着前面的人趟过的雪槽走还算轻松,如果是在前面破雪开道,就犹如犁杖破土,只要是前进注定要犁出深深的垄沟。
        季节已是早春,山上的雪已不像严冬时的雪,那么干爽坚硬,走过去有沙沙的声音,而是实成,湿度大了些,发涩,发黏,声音不脆,鞋裤有一点沾雪。春雪的可爱,就在于它洁白无瑕,柔软有态,抓在手里,松开就是一团绽裂的雪花儿,迎春花。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又行进几百米,我们又碰到一棵长瘤的树,是枫桦树,树龄约三四十年,树高二十多米,下部树径三十多公分。在树干距地一米多的地方,生长着一个巨大的肿瘤,上下长约五十公分,左右宽约四十公分,厚度约三十公分。大瘤子的外皮与树身上的千层皮无异,深灰色,不知是什么原因诱使,能长出这么大的一个畸形的肿瘤。正面看,这棵枫桦就像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。李君紧贴着这个“孕妇”,笑呵呵的让我拍照。我也跑到那个位子,让他为我拍照。
        李君曾有意锯掉这个树瘤子,他将这个树瘤子的外皮几乎剥光,认为树瘤子有四五十斤,按市场收购价能卖两千元。我认为这个学名叫桦褐孔菌的瘤子还没有长成,目前毫无价值,看那样子起码还能生长十几到二十几年。毁了它也毁了一棵树,很不值得,莫如记下位置,年年关注,待将来成熟时收获。李君只好酸溜溜地放弃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继续踏雪前行。没有了大树可赏,白雪就与我们更加亲近。眼前的雪,厚,实,黏,柔,细腻,像粉似糖,如棉若云,怎么看去都是新鲜可爱的。放眼望去,林下白茫茫一片,十分清爽,让人心头敞亮;近瞧,厚雪白得纯洁,白得闪光,催人兴奋,令人振奋,也让人留恋。在这深山老林之中,在这与世隔绝的银色世界,在这万木竞秀的森林王国,不能不让人高喊几声。这喊声,表明我的存在,表明我的热爱,表明我的欣赏。这喊声也是提醒树木们,亲密的朋友,春天快要来了,你们别错过了季节苏醒,春天到时,一定睁开绿色的眼睛!
        四天前的这场迎春大雪,似乎要让大山大树继续沉沉地睡上一觉,让树木在这暖暖的雪中沉溺于思考和梦想之中,等待着春风的信息,等待着春光的降临。
        又一棵大树迎面而来,是一棵老榆树,树龄在五十年的样子,粗壮,黑皮,呈半死的状态。树身高高地挺立,树中部南侧有一较大树杈,断臂如维纳斯女神一般。枝头有深洞黑暗,内径十几公分,李君说那是猫头鹰的住宅。此“断臂”之上北侧,又一粗枝,如另一臂,有肘弯儿,断腕儿无“手”。再向上三米,南端,有一树枝胳膊粗细,先是横长一尺,再倒长一尺多,再回弯儿上长二尺多,弯成一个杯子状。观去此树酷似一位仙人举杯邀月。深山老林之中,什么样稀奇古怪的树木都有,总会有乐趣相伴。
        再行,眼前迎来一座山,颇有气势。我们是从东面而来,试图从正面登山,但举步维艰,不得已,只好往南螺旋式上升。脚下的雪发出涩涩的、沉沉的声音。这场新雪落地后,与下面的旧雪黏合在一起,气温一提升,积雪整体上就不那么坚硬,雪壳子也没有了。每脚踩进去都是直直深深的雪窝,走过去就是一趟深深的雪溜子。如此踏雪,虽然空着手儿,却像干重体力活那样辛苦疲劳。
        离山顶有百米,忽闻山头方向传来一种声音,像斧子砍树木的声音,又像凿子凿木的声音,又像镰刀一下一下削树木的声音,又像是锤子敲木的声音,难道深山中有人砍树不成?我问李君这是什么声音,是不是有人在砍树放树。李君笑呵呵地说,不是什么人放树,是啄木鸟子在啄木。这是什么样的啄木鸟呢,这清脆的声音,不就是连贯的砍树声吗。
        我顺着声音鸟悄迈步,向那声音靠近,欲探究竟。距目标三十米,见一只与乌鸦几乎一样的大鸟,在一棵柞树上啄木,像轮着小板斧一样,梆梆绑地啄着。啄一会儿,飞起落在附近的树枝上歇歇,一会儿再飞过去啄,像是舍不得离开那树的样子。它边啄边发出像公鸡一样喔喔的叫声,声音不连贯。再往前凑近几步,那鸟儿受惊,突然起飞,沿着直线顺着树梢尖儿,横着向一边飞去,并发出另一种连贯的豆儿豆儿的叫声。那鸟儿吃得很肥,沉甸甸的不能高飞,身姿也不敏捷,速度也不很快。
        我好奇地向那树奔去,看它在搞什么名堂。只见一棵鲜活的柞树,树上七八米高处,有一干枯旁枝,下部一尺多长的一段儿,被剥了皮肉,啄得只剩下一根筋了。如果我不去打扰它,那根树枝一定是折断坠地了。再看树下雪地上,是一大片一寸多长、一手指宽的白色糟木片。没想到啄木鸟有刀子一样的利喙,能在短时间内将大的树枝“砍断”,真是林中刀斧手。
        从这棵树往东几十米,就是山顶。登到山顶上,举目四望,近山远峦皆低,只有正南方向有一高的山峰,压过此峰。算来我们从进山到攀上这第一座山峰,耗时一个半小时,而里程不到一公里半,按此进度去攀四公里半外李君所说的有大树的大山,起码还要耗时四个半小时,而从那里再回到公路是六公里又起码得六个小时。这样不等我们见到大树恐怕就得累倒,从现有的体能消耗情况看,我们又哪里有勇气前进呢。两人一嘀咕,还是趁早往回返吧,中午下馆子碰一杯吧。
        山中处处是风景,关键看你会不会欣赏和会不会发现。山顶的大树,每棵的根部,都有半径一尺左右的圆形雪窝儿,大概是落雪时树干遮雪所致。粗树们都坐在大雪围成的碗儿中,棵棵如此,很具观赏性,看了让人好奇,让人发笑,让人展开想象的翅膀。
        一来一回心情不同,来时是急切切地奔向目标,恨不得览尽一路风景。往回走心弦不再绷紧,身体也已放松,双腿就缺少了动力,面前的大雪就成为障碍和困难。一脚迈出去就是一个陷阱,要拔出陷阱上身就得哈腰用力,所以蹚雪最累的是腰。没有长期体能的积蓄,没有平时的运动锻炼,跋涉如此大雪,心理压力恐怕也是承受不了的。俱乐部那些细皮嫩肉的姑娘们,空降到这深山大雪之中,走不上二十步,就得坐地哇哇大哭。雪再好,景再美,没有强健的体魄和勇往无前的意志,只能达到锻炼的目的,而不能得到大山大雪的厚爱。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,山上的树木,因地势不同,分布也不同。山头上一般是柞树的领地,树干一棵比一棵黑。山腰桦、椴、杨、柞杂居,树木五颜六色,形态各异。山谷洼地,则是白桦的天堂,它们成帮结伙,密集生长,棵棵挺拔,树虽密,却能望得远。山上是黒族,山下是白族,遥相呼应。
        山谷中的雪似乎更深,积雪成坨,好像整个山谷的大雪是完整的一块,你要蹚雪,就要把这完整的一块雪豁开。有的洼兜雪深兜裆,双手得浮在雪上,需用力一拥一拥地向前,就像深河蹚水,但雪无浮力,所以比蹚水还累。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,我在一棵倒伏的枫桦树上,发现了木蹄,采得略大的五只,留下略小的两只放生,也许我们后会有期。
        李君一路眼睛是向上的,心里只有树灵芝,但也不过采得几斤,包子还是瘪瘪的,袋子没用上。我是眼睛向下的,认准了雪,贪恋于雪景,见了雪就卖不动步,采树灵芝反倒成为我的“副业”,所以我看得见的收获寥寥。但是我心里明白,我的心里、脑子里收获满满。我看到,因雪大行程短,树灵芝的收获少,李君有些失落。而与之比较,我心满意足,其乐陶陶。
        蹚了两个半小时大雪,我和李君终于爬上公路。回头望去,其实我们只是绕着一座山兜了一圈儿,但却比每一次登山都疲惫不堪。我们抖落一身雪,上了车,在路窄弯多、冰雪湿滑的公路上,嗖嗖地开着车,且谈且笑且歌。我们一边回味着上山的快乐,一边谋划着下次的行程,一股风飞回绥芬河!
      玉满全球2015年3月8日正月十八夜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1 条评分 威望 +10
滋润 威望 +10 2015-03-11 错过了一次集体踏雪,也没错过收获……好文!
级别: 管理员
发帖
11428
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15-03-11
沿西北公路走半小时,六公里之外的百年老树林。。。。。哪里呢?
游记很精彩,哥哥是有心之人,那一棵棵风格迥异的老树仿佛就在眼前,没有照片也呼之欲出了。欣赏!

懂得在旅途中感悟人生的人才会真正的善待自己。同时也善待了生活----来,拉起手,让我们永远在路上!
只看该作者 2 发表于: 2015-03-11
你去深山做客,有丰富多采的收获,大雪因你而洁白,大树见了李君吓得张肿瘤。千姿百态的树儿在你笔下仿佛会唱歌,随你去大山转一圈
级别: 管理员
发帖
8825

只看该作者 3 发表于: 2015-03-11
错过了一次集体踏雪,也没错过收获……好文!
发帖
249
只看该作者 4 发表于: 2015-03-13
发帖
294
只看该作者 5 发表于: 2015-03-28
爱深山
级别: 正式会员
发帖
152
只看该作者 6 发表于: 2015-04-22
快速回复

限1 字节
上一个 下一个